這支隊伍的緣起,來自於當初我們農曆年去高雄找育仕的時候,久違的「每月一山」機制再度啟動,由於當時在場剛好有許多在山隊待了好幾年卻沒去過雪山的奇葩,於是就在眾人的催生中通過了。

山隊沒去過雪山的人其實不多,比較好笑的是連我都知道大概是哪些人沒去過雪山,結果這幾個沒去過的人居然彼此都不知道到底有誰沒去過,結果一直都沒辦法湊出一支隊伍來,你們是在搞笑嗎....

雖然雪山東峰這條路線我已經走過四次,上上下下早就一點新鮮感都沒有了,加上出發前兩天才在裝修岩場時被岩板砸到腳,一直到現在都還沒有完全痊癒;不過一來是太久沒爬山腳癢,二來我也一直很想帶珊珊去台灣的高山走走,也沒幾條高山路線比雪東線更適合做為初學者的入門了,所以....我還是得鄭重呼籲大家山永遠都在,帶傷上陣是錯誤示範,小朋友不要學喔。

3/14:台北 ==> 武陵農場 --> 七卡山莊

我們的原訂計劃是拆成兩隊,分別是三天的雪主攻頂和週休二日雪東逸樂隊,不過由於上星期鋒面、寒流相繼來襲的情況下,根據前些日子上山的山友回報,雪山主峰早已積了頗厚的積雪,顯然在這個情況下這次也不太可能登頂雪主了。於是子豪決定放棄雪主,和我們這批遊樂團上山散步過過乾癮,這個令人沮喪的消息一放出去,原本攻頂隊的祝羚、峰億、興龍果然紛紛鳥隊,只剩子豪和育仕願意紆尊降貴來陪我們這些老弱婦孺,出發時總共是11人。

咳,有發現我在上面順便告訴大家哪些人沒去過雪山了吧,如果正在看文章的你也是想去卻還沒有去過雪山的朋友,我已經幫你推薦好幾個隊員了喔。

一早在台北市政府集合,搭首都客運到羅東坐陳阿忠大哥的包車,陳大哥沿路帶我們吃好料,先是好吃的鹹粥,接著是我最愛吃的宜蘭蔥餅;可惜蔥餅的價錢雖然比台北便宜不少,但味道上卻反而不如公館的蔥餅好吃。由此可知這支隊伍其實不是來爬山的,我們根本就是吃喝團啊....XD

一路來到武陵農場,鵬如和育仕買了幾包花生準備帶上山當下酒菜,我才驚覺這群酒鬼這次幾乎人手一瓶,是準備在山莊喝到隔天中午再起床然後正好下山是吧?高梁、紅酒、Whisky、小米酒....幹,是有沒有這麼應有盡有啦!

出發時還飄著濛濛細雨,到達武陵農場的時候陽光已經露出笑臉,正是最適合爬山的天氣。漫步在前往七卡山莊的步道上,向久違的二葉松打聲招呼,沒有多久就到達七卡山莊,珊珊的狀況看起來一點問題都沒有。

這次菜單是我自己開的,只有一晚的行程當然不能讓大家失望,除了羊肉爐和酸菜白肉鍋的湯底以外,我特別買了五盒肉片想讓大家第一次在山上吃涮涮鍋,可惜因為瓦斯不夠的關係沒辦法讓大家一片一片涮,不過這一次的菜單應該還是蠻超過的吧!只是大家的食量超出我的預期,我原本估計14人份的火鍋料,居然被這11個人吃得乾乾淨淨....orz

第一天就這樣過去了耶,你看,我們像是來爬山的嗎?

3/15:七卡山莊 <--> 雪山東峰 --> 武陵農場 ==> 台北

因為沒有行程的壓力,大家睡到天亮才起床吃早餐,這下我早餐就開太多了,昨天當著我的面幹掉四大包綜合火鍋料、五盒肉片和兩袋粉絲的這群人早上突然鳥胃起來,居然連三包快煮拉麵都吃不完....orz

由於珊珊第一次爬山,腳程跟不上也是很合理的,反正雪山的路大家都很熟,我就讓大家先離開,我自己留在最後陪她慢慢走;除了在哭坡前有遠遠看到大家以外,其他時間基本上我們是完全看不到其他人的車尾燈的。

一路天氣非常好,雪山地區幾乎可以說是萬里無雲的好天氣,隔著蘭陽溪遙遙相望的南湖中央尖矗立在我們身後,遠方的奇萊、合歡群峰也悄悄的探出頭來。站上哭坡的頂端,積雪的雪山主峰突然出現在我們面前,也震懾了我們的視覺,從來沒有在這麼清楚的角度欣賞冰封的雪山圈谷,真的超美的!雖然雙腿因為傷勢和久沒爬山的關係早已疲憊不堪,但這一切都是值得的。

其實我本來完全沒有預期珊珊一定能爬到雪山東峰,我只希望她最起碼能走到哭坡下的觀景台就可以了,不過珊珊還蠻能撐的,最後這樣一路拖著居然也給她拖上了雪山東峰,這是珊珊的第一顆百岳,很巧的是當年我自己的第一顆百岳也是雪山東峰,希望能留下不錯的回憶。

不過這樣混一混,原本我們和包車的陳大哥約下午兩點在武陵農場,結果我們整整遲到了快兩個小時才回到登山口....XD

後記

晚餐在宜蘭夜市解決,這個時間肯定是北宜高雪山隧道的尖峰時刻,我們有幾位歸心似箭的仁兄一直努力想趕回家,結果個個適得其反。子豪和育仕七早八早開車落跑,結果因為年紀小不懂事做出繞去羅東夜市覓食的自殺行為,在我們吃飽準備去搭車的時候,他們正以五公里的時速被塞爆在礁溪交流道前....

我們這邊也沒好到哪去,建凱一直急著想趕回台北,好像沒那麼趕的偉莉似乎也是急著想回家,就看他們一直匆匆忙忙穿梭於客運和火車站之間,彷彿想找到直接飛回家的方法。至於我則是因為對宜蘭比較熟悉的關係,深知客運再怎麼慢也慢不過火車的道理,從一開始就老神在在的坐在客運站等車,完全沒把比較貴又比較慢的火車列入考慮,還很好心的把比較前面的號碼牌留給這幾個看起來好像很急著回家的人,悠哉悠哉的等著屬於我們的客運班次。

有時候你真的不能不相信莫非定律,在建凱和鵬如離開之後的二十分鐘才等到我們的車,結果當我們的客運停靠在市政府站的時候,我們看到後面緩緩的開來一班從宜蘭來的客運,當車上乘客下車的時候....「這不是建凱嗎?」

我說黃公啊,你這麼拼命想趕回來到底是為了什麼呢,機關算盡的結果居然是和我們同一時間抵達台北;一下車又看你匆匆忙忙飛奔進捷運站,當我們慢吞吞的走進捷運站月台時,你要搭的那班捷運根本就還沒有來....XDD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osephhou 的頭像
josephhou

Your Phoenix Suns, Working Hard, Playing Harder.

josephho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