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尖山

中央尖山,標高3705公尺,為中央山脈第四高峰,其西、南、北三面都是險峻的崩崖,岳界赫赫有名的死亡稜線就座落其間;只有東面奇蹟似的覆蓋著一片大草原,稍稍減緩了它的崢嶸,以凡人的角度來看,還真難想像這些植物是怎麼能在如此險惡的環境下生長下來的。

出發前就知道中央尖山會是很硬的行程,只是,沒想到會這麼硬就是了。

10/25(四):台北→勝光派出所 C0

下班後從桃園直接出發,驅車到台北去接此行的兩名隊友建達和昌志,本隊原先預計是五個人坐滿一台車擠一擠的,不過因故只剩三名隊員,倒是讓車內騰出不少空間,也不需要強行挑戰行李箱的容量,隨便丟進去就是了。

除了南山村起了一陣大霧幾乎快看不到路以外,基本上車行一路順暢,這就是星期四出發星期一回來的方便,完全沒有塞車的困擾;不過大霧還是嚴重拖慢了我們的車行速度,讓我們過了午夜12點才抵達勝光。

夜宿台7甲線約52.5K,勝光派出所過後一公里左右的陵后宮,有燈有水有廁所有屋簷,是個露宿的好地方,由於似乎還有其他比我們早到的隊伍,我們輕手輕腳打點一切迅速躺平;唯一美中不足的一點是可能離溪邊太近,半夜裡一直分不清那個水聲到底是溪水還是下大雨造成的,加上屋頂不知道為什麼在滴水,還真的以為是天氣有變,擔足一夜心事,幸好天亮後證實是虛驚一場。

夜宿陵后宮

10/26(五):勝光派出所→多加屯山→木杆鞍部→南湖溪山屋 C1

由於比較晚睡的關係,一聽到要早起趕路大家都面有難色,最後決議放棄第一天直接硬拼到香菇寮的壯舉,還是保守點走到南湖溪山屋就好,讓大家睡飽一點再出發。

這是我第二次走勝光這段路,天氣一如預報非常好,雪山、聖稜線、武陵四秀如蜿蜒的巨龍般在身後一字排開,那是多少年前的回憶啦?快兩年沒爬山了,雖然以往在山上也常常暗罵自己幹嘛跑到這種地方來折磨自己,但也許是對這片山林始終還有追求,我從來都不後悔當初選擇了爬山這條路。在此特別感謝老婆大人願意放行,我知道妳不喜歡我把妳一個人留在家裡,誰叫妳老公是個腦袋結構異於常人的人呢?幸好除了爬山之外,他應該也沒什麼其他不良嗜好了。


由於本日預定行程一下就少了四個小時,加上到木杆鞍部前這段路大家都走過,因此走起來心裡比較沒有壓力,翻譯成白話就是....還蠻混的。一路愉快的欣賞風景、聊天拍照,只差沒把睡墊拿出來睡個回籠覺,也還好沒有真的給它混到底,否則後來下南湖溪那段路恐怕就慘了。

710林道6.8K登山口

於午後抵達木杆鞍部,看得出來這一帶似乎很久沒下雨了,連原本路面不時出現的爛泥巴都已乾涸,據說雲稜山莊也早已無水可用,不過我們這一趟的路程會一直與溪為伴,不用擔心缺水之苦,如此枯水的狀況反倒對我們更加有利。沒想到從木杆鞍部下切,不多時就接上南湖溪的一條支流,而且路徑完全沒有離開溪溝的跡象,和上河地圖描繪的路線頗有不同;水量雖然不算大,但沿溪下溯總是比原本預計的一般登山步徑麻煩一些,也多花了許多時間才抵達南湖溪畔,當初原本還希望中午能衝到南湖溪再吃午餐,再走慢一點我看都可以準備吃晚餐了....

南湖溪

由於此行山屋屋況多半不佳,因此原本就準備全程紮營,本日紮營於南湖溪山屋之側,除了我們三人以外僅有一名獨攀北一段正踏上歸程的大哥,也是本次旅程中最寧靜的一晚;也幸好有大哥在,我們由於少了兩個人而多出來的食物才不至於浪費掉....XD


10/27(六):南湖溪山屋→香菇寮營地→中央尖溪山屋 C2

在調整行程之後,由於我們把比較操的行程改到最後兩天,所以可以想像的是今天是我們最後的爽日子了。

離開南湖溪接上傳統山徑,路況比想像的好走很多,只是這段路乃至於整個行程幾乎都處於一個有借有還的狀態,登山口、南湖溪、中央尖溪的海拔幾乎都差不多,爬多少就要還多少;看著眼前山路一路陡上,想著等等一定還要等量的陡下回來,就有一種現在爬得很不值得的感覺....整體海拔又沒有上升,為什麼路不是平的啊啊啊啊!

一路陡下至中央尖溪,來到明天預定的紮營點香菇寮營地,除了蚊蠅蜜蜂實在是多得給它有點誇張以外,算是相當不錯的營地。為了減輕大家的負擔,我們決定把明天以前用不到的裝備和糧食另外打包藏起來,連帳篷都在「今天乾脆住山屋算了」的考量下留了下來,想說最近天氣狀況非常穩定不虞有變,加上隊員們也都身經百戰,偶爾讓領隊耍一次任性應該無傷大雅(踹飛)。


離開香菇寮,建達和昌志換上溯溪鞋(我穿雨鞋沒差),正式踏進中央尖溪的領域,未來的一天半我們都將在它的勢力範圍內搏鬥。到中央尖溪前這一段的溪床起伏不大,相當好走,陽光灑進溪床,風景絕美,加上不怎麼趕時間,我們漫步於溪谷中,也謀殺了不少底片....呃,我是說記憶卡。


整段路唯一比較麻煩的是接近中央尖溪山屋時有一個需要高繞的大瀑布,高繞路上崩塌不斷,加上架設的繩子實在是綁得給它有點慘,我們費了一番手腳才搞定,不過小心通過還是不成問題;過完這段高繞後約莫再轉兩個彎,期待已久的中央尖溪山屋就出現在我們眼前。只是....人怎麼這麼多?包括我們在內,今天晚上大約有二十個人左右住在這裡,山屋早已爆滿,帳篷也丟在下面,只好拿著外帳出去露宿了;幸好營地並不難找,天候狀況也相當穩定,以天為帳以地為床,仍是一夜好眠。


10/28(日):中央尖溪山屋→中央尖山→中央尖溪山屋→香菇寮營地 C3

前一天晚餐時,和同樣也將於今天單攻中央尖山的隊伍約好一起摸早黑,就算被溪水沖走也可以多幾個人來救(踹飛);我們半夜三點起來煮早餐,收一收大約四點半左右出發,前方,中央尖山!


即使個人夜路經驗豐富(喂),摸黑溯溪印象中好像也是破題兒頭一遭,頭燈在溪谷中連成一條人龍,緩緩朝著上游推進;從天黑走到天亮、從有水走到沒水,很快的我們就到了中央尖山....屁啦!最好是有這麼順利,這段路會不會太難走了一點?從天色露出魚肚白開始,中央尖山東鞍就一直矗立在眼前,看起來好像不怎麼遠,走起來就....為什麼爬了這麼久看起來都還是這麼遠啊?


乾溪溝越往上走地形就越來越破碎,我們走一步滑一步,只能一路龜速前進,我又是特別龜的一個,這段路實在是太折磨人了!總算,在經過三個多小時的奮戰之後,終於踏上中央尖溪的頂端了!傳說中的險惡地形柔美草坡果然名不虛傳,一片綠色的地毯在峭壁的縫隙中展開,藍天、白雲、綠地美得不像真實,和剛剛爬得要死的碎石坡呈現強烈的反差;我靜靜的坐著享受這一時半刻的寧靜,接下來就是最後一哩路,朝著中央尖山之巔前進。

13

無論從什麼角度來看,中央尖山都無疑是這一帶山區最耀眼的存在,連隔壁具有帝王之相的南湖大山也未必能在外形上佔到上風,此刻我站在山頂,以往我只能從各個方向遠眺著它,現在終於可以反過來從山頂回望,這種感覺真是奇妙;可惜今天還有漫長的路要趕,沒辦法在山頂逗留太長的時間,或許這就是這輩子唯一的一次造訪,我們只能貪婪的留下影像,希望未來還能有相逢的一日。


本著有借有還的原則,我們上來的時候在乾溪溝爬升了一千多公尺,所以現在....我們可以裹著毛毯滾下去嗎(你以為你鄧艾啊)?幸好只要順著碎石坡一路下滑,下坡比上坡輕鬆多了,只是再怎麼省力,下降一千多公尺對身體的負荷還是相當沉重,回到中央尖溪山屋的時候腿都快軟了,但是我們今天的行程還不能到此為止,糧食和帳篷都還在香菇寮營地啊!


為了不要發生從天黑走到天黑的慘劇,我們只稍作休息就繼續下行,老天爺卻在這時候莫名其妙的下了一場雨,雖然下得不久卻很急,我們匆忙穿上雨衣後走沒多久雨就停了,隨之而來的悶熱反倒讓我流汗弄得比淋雨還濕,只好再匆匆把雨衣脫掉,怪了,我這次不是明明就穿Gore-Tex嗎?難道真的年限到了,怎麼好像比一般雨衣還遜....

趕在天黑前抵達香菇寮營地紮營,可能因為淋了點雨,今天晚上感覺特別冷,草草吃完晚餐就鑽進睡袋,這是在山上的最後一夜了。

10/29(一):香菇寮營地→南湖溪山屋→木杆鞍部→勝光派出所→台北

今天的目標非常明確,就是....怎麼來的就怎麼回去,真的是一點債都不欠(倒)。

今天仍然和友隊相約一起摸早黑出發,真的很感謝有他們在,除了我們食物太多吃不完的時候拔刀....呃不,是拔筷相助以外,這次我的頭燈第一天就壞了,幸好他們慷慨出借備用頭燈,否則就算我夜間視力再好也不是貓頭鷹,沒有頭燈還摸黑這種事也不是很好玩的。

這趟旅程到這邊也差不多進入尾聲了,真的很感謝建達和昌志的一路相挺,有這兩位猛男在讓我領隊的工作輕鬆許多;更感謝老天爺一路上給我們非常好的天氣,完全不需要煩惱溪水會不會暴漲的問題,事後我們一致同意這次登頂前只要在任何一個地方下雨,士氣可能就會完全崩潰直接宣佈撤退了,下山後更聽說我們在山上唯一下雨的那天,山下的宜蘭可是狂風暴雨,就更加感謝神明保佑,讓我們留下如此美好的回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osephhou 的頭像
josephhou

Your Phoenix Suns, Working Hard, Playing Harder.

josephho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