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上星期在東郡山區發生的事件,想也知道,原訂本週要去的雪山西稜肯定已經是個「老貓聞鹹魚,嗅鯗啊嗅鯗」的狀況(冷);這時候527再度救援成功,其實我暑假期間原訂的登山計劃都跟溯溪衝到,結果七月和八月的溯溪我都去了....(倒)


雖然體能狀況尚未完全恢復,不過看在嘉洲從美國回來的面子,我還是衝了。


一年沒見,嘉洲其實沒什麼變,至少根據冠齊的說法,「嘴巴還是一樣賤」。集合時一下車看到我就說「靠我沒帶頭燈耶」,後來也第一個把大家可能都想問卻不好意思問的問題給噴出來,「你為什麼會失溫?」


包括我在內,所有人聽到這個問題的反應都是捧腹大笑,清鋐說「你把不能說的秘密問出來了....」,後來溯溪期間嘉洲、清鋐和老孫的嘴巴一直都沒閒著,看到我要下水游深潭就說「小心失溫啊」,過一會兒又是「手腳發麻要講耶」、「直昇機沒辦法在這裡降落喔」,真是一群好兄弟....XD


車行經過內灣之後,開往小錦屏溪的路並不怎麼好開,士祺學長的車子在這裡撞了好幾下底盤,真的很痛,有種還好我的車被遺棄在市政府沒有開來的感覺。產業道路盡頭是一段非常恐怖的S型陡下彎道,我們在這段路之前就停車步行,只見兩台四驅車非常勇猛的衝下去,回程的時候就看到他們差點爬不上來....


快11點才下溪,溯沒多久就看到一個瀑布,根據阿國的說法是有路可以高繞,不過我們找了半天也找不到;最後嘉洲硬開出一條很難走的路來,途中土石不斷滑落,相當恐怖,嘉洲一開始到底是怎麼走過去的....orz


光是搞定這個瀑布就玩掉一個多小時,為了不想摸黑(我的專利),時間只允許我們再往前溯一小段。小錦屏溪真的很漂亮,之後連續幾個小瀑布和深潭都讓人很想在這裡玩一玩就算了,可惜今天沒辦法溯得太深入。只是回程的時候,我們終於找到傳說中的高繞路,只是繞一繞....怎麼回到產業道路上了?這次的溯溪還真是有歡笑、有淚水,就在這樣莫名其妙的氣氛中結束了....orz


大概是今天的結局實在有點鳥,下個月大膽還想再來一次,到時再看看吧!


下午三點多就不知所云的結束了行程,一路塞車回到新竹用餐,聽嘉洲和冠齊暢談他們當初在一起的種種(牽手八年居然現在才討論這個),當然,我也免不了要被嘉洲逼問一些有的沒的,畢竟就像他說的,「這八個月的變化真大啊....」


最後,清鋐留下一句話做為本日的尾聲:「今天是逼婚大會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osephhou 的頭像
josephhou

Your Phoenix Suns, Working Hard, Playing Harder.

josephho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